在此刻感受生命的重量~白色巨塔

中情電子報第十七期 (2004/10/10)


醫生是人,並不是神

    在那棟名為「醫院」的建築物中,每天都上演著生老病死的畫面,目賭這一切生命循環的醫護人員們,他們內心裡都隱藏著什麼體悟?世人對醫生的期待,讓他們永遠不願意去想醫生也是平凡人,有時也不乏貪婪、脆弱的一面。日劇《白色巨塔》赤裸裸描述的,就是醫院制度裡隱藏阿虞我詐的灰暗。

兩名醫師  兩種堅持

    《白色巨塔》敘述兩名醫師的人生。財前五郎是食道癌專門的外科醫師、里見脩二是內科的醫師,兩人因為同期所以有些交情,財前擁有高超的醫術,並為此沾沾自喜,身為醫大副教授,期待指導教授東貞藏退休後能對他加以拔擢,但是東教授對於財前自視過高缺乏醫德,反而不願給予推薦,師徒從此反目,無法得到老師支持的財前,在丈人的幫助下,成功地爭取到醫院內其他教授的支持,此舉讓里見相當不以為然,他從來不願意為了昇遷而對教授巴結奉承,財前汲汲營營於教授之位,他卻我行我素。從此兩人的同期之情也出現裂痕,終於形同陌路。

    醫術精湛的財前,並不是一般戲劇中描述的反派、惡人。他出身貧困,一心想出人頭地,自負醫術比老師勝出,苦熬多年等到昇任教授的機會,期待名譽地位的加冕,不願永遠聽命於教授,他寄望爬到最高的地位,被後輩尊敬,從此改變日本的醫療體制,對於自己爭取的一切感到理所當然,他承認自己有野心,但他把野心當做奮鬥的動力,說穿了不過是太執著;醉心研究的里見,也不是一般戲劇中描述的正派、完人。里見只求盡一個醫生的本份,讓病患受到最好的照料,昇遷前途他雲淡風輕,里見也祝福財前的將來,但是為了教授的地位,用盡賄賂巴結之能事,讓他對財前感到失望。作風幾乎可以稱為聖人的里見,為了達成理想中的醫療服務,成天埋首工作,卻因此忽略了家庭,妻子為他默默承受了不少人際關係上的壓力、體弱多病的孩子里見也無法親自照料。為了理想,里見在不知不覺中犧牲掉家庭的圓滿,但是他依然故我。

    他們都不是一個「善」、一個「惡」字可以蓋棺論定的,人性本來就是如此,偶爾有反骨的一面,不想向現實屈服;偶爾也曾被利慾薰心,迷失本性,但經過一番歷鍊,終究找到自己最適合的生存方式。財前跟里見彷彿像是現今社會兩種人物的縮影,一個在現實的你爭我奪中,企圖贏得最後的勝利;一個寧願遠離紛爭,我行我素一輩子,卻沒發現身邊的人為了他的雲淡風輕,也付出不少代價。

生命不容許任何閃失

    《白色巨塔》原著是四十年前的舊作,原作者山崎豐子當年是社會線的記者,以她多年的採訪經驗完成這部小說,最令人感概的,莫過於四十年前就已經存在的醫療過失糾紛,直至現今仍然沒有消失。在醫療劇的故事中特別容易體會到生命的沉重,小小的輕忽都可能造成無法彌補的遺憾。財前一心執著昇遷,醫術變成他得名獲利的工具,卻忘記醫生最重要的使命,忘記病痛帶給人多大的無助,人的生命又豈可容許片刻的閃失!一旦發生醫療過失,最痛苦之處,就是辜負了對醫師充滿信賴的病人及其家屬,從此醫病之間信賴感出現了問號。健康出現問題,所要仰賴的機制,絕對不能夠小看生命的重要性。

在對立下產生的情誼

 《白色巨塔》還有一個值得注意的,就是財前跟里見之間的關係。如果形容他們倆之間是友誼,感覺還不夠貼切。故事中兩人都只對外說:「我們是同期!」而已。他們都最在乎對方,表面上理念不同,像是永遠的敵人,但面對共同的問題,最了解自己的也只有對方而已。里見的妻子─三知代曾經對里見說過:「財前是你最好的朋友!」,財前的城府太深,到頭來唯一信任的只有跟他唱反調的里見;不和人同流合污的里見,也沒有同一陣線的醫師夥伴,反而是財前對他的了解、偶爾產生的爭執,無形中成為他堅持下去的力量。這種彼此競爭成長的情義,也是世間罕見。

生命這東西  你(妳)認為是什麼?

老人家總是會這樣告訴年青人:名利、金錢、慾望,都是些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東西,到了生死的當頭,再怎麼汲汲營營,終將離你遠去。其實會離去的,又何止這些?不妨勸年青人去拼一場!不要總是安穩地在長輩的羽翼下成長,縱使每一步都安全,但是卻永遠不知道自立的可貴。財前、里見都對自己抱持著信念,憑著信念去堅持,積極的實現想達成的目標,即使最後不見得成功,也不會後悔走過這一遭。人一輩子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東西太多,不只是浮華的一面,喜與悲到頭來也是一場空,因為到頭來都會失去,選擇從來不去投入,不如好好的在這輩子闖蕩一番,學著用自己的觀點來明辨是非,有夢就去做,有理想就要堅持,享受一個不輕易妥協的人生,直到閉上眼的一刻!

CIA白色巨塔特輯網站
http://myweb.hinet.net/home3/wispa/main.htm



創作者介紹

偉士牌的電視筆記

wis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