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相處的這四日 我一生都不會忘記



12年前

 

某高中的畢業典禮
所有女同學都把目光集中在一位畢業的學長身上
他正專注的彈琴 曲名是貝多芬的「月光」
一位女同學趁大家不注意
偷偷用剪刀  剪下了學長制服外套的第二個釦子

她奮力的奔跑到教堂裡祈禱

12年後  她依舊虔誠的向聖母禱告著:祈求大家都能夠平安的度過一天!

女子打掃教堂著 伸出食指彈著記憶中的曲子:德弗札克第九號交響曲"新世界"中的第二樂章"念故鄉"

在數千公里以外 某間老人院 也響起同樣的曲子



一名少女面帶著微笑 陶醉的彈著琴
老人們認真的聆聽著
最後方站著一名男子 左手戴上一只白色手套 拿著一個兔娃娃



他不像老人們流露著幸福的表情
只是落寞的看著那少女 再看著自己的左手 

他伸手去摸左手生硬的無名指

少女開心的彈完了琴 現場響起如雷的掌聲 



她高舉著雙手 啊了一聲 看起來似乎不大會說話 也不懂向大家敬禮的禮節

男子輕輕搖了搖兔娃娃
少女飛也似的衝到那男子的身後 把他當作躲迷藏的大樹
男子代替少女向大家深深一鞠躬

演奏會場高掛著少女的名字 楠本千織

他們前往下一個目的地
男子開著車 問少女餓不餓 想吃什麼東西
少女啊啊的說著 蛋包飯
車上的廣播放著流行樂 少女伸手轉換頻道 轉到了撥古典樂的電台
剛好撥著貝多芬的月光

那首曲是男子心中永遠的痛 想起了悲慘的那一刻



他的名字是如月敬輔 被譽為天才的鋼琴手
幾年前在國外舉行演奏會 獲得國外人士的讚賞

而演奏會會場的附近 響起了震天的槍聲
一對日本人夫婦被搶劫槍殺 他們的女兒哇哇的哭叫著
夫婦看著敬輔 微弱的說出 請救救她 千織!



眼看著歹徒要舉槍射殺女孩
敬輔沒多想的衝上前保護那個女孩

再度響起了震耳欲聾的槍聲
子彈射傷了敬輔左手的無名指
被寄予重望的手 湧出了紅色的鮮血
敬輔驚恐地發出了慘叫聲

少女啊啊的叫聲 喊醒了回憶傷痛的敬輔
好壯觀啊~~



兩人正開往一條漫長的渡海大橋

他們的目的地是一間療養中心
下車時 千織被一個景色吸引 上前看著

怎麼了? 敬輔順著千織的視線望去

有很多老人家 有的是坐著輪椅 緩慢的朝著教堂移動

兩人就這樣呆呆的看著

這個時候 女子從療養中心跑了出來 是那位跟千織彈著相同曲子的女人

是如月敬輔先生吧 這位是千織吧 請多指教喔
千織怕生 趕緊躲到敬輔的身後
女子要帶敬輔跟千織到裡頭

那個....

喔...我是岩村....岩村真理子

我是如月敬輔

這個我當然知道(真理子淺淺的笑著)  請多指教!(真理子伸出手)

敬輔不想用左手   特地把拿在右手的行李換到左邊   再和真理子握手打招呼

真理子也笑吟吟的要跟千織握手

千織躲在敬輔後面   手生硬的伸出一點點讓真理子握   又快快抽回去

兩人去見療養中心的所長 
所長說這裡的療養中心 與別人最大的不同
是包括這些人的家人 也一起居住在這裡

所長告訴敬輔   
這次會邀請他們來 主要是岩村小姐看到了報紙上有關千織的新聞
敬輔帶著千織到各地的老人療養院舉行演奏會 
琴聲撫慰了很多老人家的孤獨的心
於是想請千織來這裡彈琴

到了吃飯時間 敬輔跟千織到餐廳與所長吃飯
敬輔看到真理子忙碌的和廚房的萩原對話 要他再準備兩份味增湯
也不時注意吃飯的老人家們
敬輔感到佩服

忙碌的真理子終於有空過來一起吃飯 真理子叫千織吃多一點
千織聽成不能吃多一點
真理子好好的再說一次 還過去幫千織把長長的頭髮綁起來

真理子告訴千織 很期待她明天的演奏會 還把自己的煎蛋都給千織

她的朋友 長谷川護士來抓包 她告訴千織 真理子其實根本不愛吃蛋

長谷川護士  推著坐輪椅的父親 也過來打招呼 
她的父親也因為中風住在療養中心
長谷川護士希望千織可以也彈小狗的華爾滋

敬輔表示千織會彈琴  但是不知道曲名 作曲家這些事

千織啊啊的說著 小狗? 似懂非懂的樣子

哇啊啊~~
千織和真理子一起泡澡 千織看到外面的景色 滿天的星斗很美麗
真理子告訴千織 再看到流星消逝前 說三次自己的願望 一定會實現喔
姐姐每次都會許的願望 就是想要家人喔!

我想當!我想當!
我想當%︿$@!

敬爸爸的手....我想當!敬爸爸的手!

是嗎!千織想當敬爸爸的手啊!

真理子聽到千織的願望 感動的攬著她

敬輔在男生澡堂裡遇到一位男人 他是倉野醫生
他上前去抓住敬輔的左手 看到他的無名指有很大的傷痕
敬輔不想被看見抽回

洗完澡的敬輔在陽台抽著菸 看著自己的左手 僵硬的無名指 
流露出悲傷的表情

這個時候真理子帶著千織回來 
敬輔背對她們再度把手套戴上
千織跟敬輔坐在一起 不停說著 姐姐 一樣 跟千織 一樣
敬輔看著千織 真理子說千織洗完澡就不停重複這些話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這時海邊出現一對男女在散步 是長谷川護士跟廚房的萩原 原來他們是一對情侶
長谷川看見了真理子 開心的招招手
真理子也向他們打招呼

千織斷斷續續的說著 姐姐 喜歡敬爸爸 跟千織 一樣
姐姐 喜歡敬爸爸!

敬輔聽懂了 有些訝異 
真理子故作輕鬆狀的說 哎呀 怎麼被發現了

因為 如月學長都不記得我嘛!
欸?
呃....如月學長 我是你高中的學妹  記得嗎?

敬輔絲毫沒有印象

真是不甘心啊!當時學長畢業的時候 我還偷偷拿走你的制服上的第二個釦子呢!

敬輔....依舊沒有什麼印象

我可是下了好大的決心 偷的心臟砰砰跳呢  千織! 妳爸爸真的好過份喔!

真理子跑去向千織搔癢  說自己像傻瓜一樣  為了12年後的再會  一個人緊張的不得了

敬輔說自己除了三餐以外  全都專注在鋼琴這件事情上   跟同學也沒有什麼互動

似乎會勾起敬輔的傷心事  真理子趕緊道歉

敬輔說   原來是12年後的再會啊!重新再打一次招呼吧!

敬輔伸出手來  真理子也伸出手回握 

千織  其實沒她的事  但是她也把手伸了出來搭在兩人手上  吟吟的笑著

第二天 真理子幫千織打扮的漂漂亮亮 千織笑的好開心 演奏會自然相當成功

長谷川護士很驚訝千織的琴藝 也稱讚敬輔一路照顧千織很偉大

 真理子看著敬輔

敬輔想起了從前 千織要被別人帶走
千織害怕的掙脫 躲到敬輔的身後

 敬輔無法推開這名少女


他一個人悲痛的用右手彈著最愛的鋼琴 結果 聽到千織準確的哼出他剛剛彈的音樂
敬輔要千織再哼一次 千織又準確的哼了出來



什麼時候記住的?

就這樣 敬輔發現了千織的才華

真理子說正因為是敬輔 才發現千織有這方面的天賦吧
這一點是連千織的父母都無法察覺的

千織彈完了一首 高舉雙手 啊啊了幾聲
又開始彈琴 正是長谷川護士請求的 小狗的華爾滋

千織 有夠厲害!
長谷川跟真理子偷偷的鼓掌 看向敬輔
敬輔搖搖小兔的手致意

演奏會結束 真理子跑來誇讚千織
千織把娃娃遞給敬輔 空出手要跟真理子牽在一起



敬輔跟千織一會兒就要離開了 
真理子帶千織去玩

  千織好喜歡真理子

長谷川護士向敬輔說真理子很期待你們的來訪
這裡的工作每天很辛苦
但是真理子嘴上都沒說過苦 
這一點實在是學不來

天色 漸漸的轉陰

敬輔跟醫生、所長聊到千織的病情
也談到自己如何發現千織會彈琴的天份
醫生認為 這樣的病人 通常都有某方面的天賦
而千織就是彈琴

真理子跟千織在外面玩跳房子
天氣越來越糟
一個老舊的風向器 有點失控的轉動

倉野醫生告訴敬輔 千織最好的治療方式 就是愛情

愛情嗎? 敬輔表情有些為難
(畢竟不是她的親人 我能給什麼愛? 這是我對敬輔表情的註解)

突然間雷聲大作 一道雷打到了老舊的風向器
整個風向器碎落 

真理子用身體覆蓋住千織 眾人趕往她們身邊

真理子被風向器的碎鐵刺穿了身體 性命垂危



醫生告訴所長 連絡真理子的前夫 發出了真理子的病危通知

千織毫髮無傷 但是暈了過去
敬輔陪在身邊 

千織在大家的擔心下醒了過來 但是不發一語
醫生判定大概是驚嚇過度 要住院觀察幾天

千織有沒有喜歡吃什麼東西? 
蛋包飯
那我們晚上會準備過來(長谷川護士這麼跟敬輔說著)

外面下著磅礡大雨 
敬輔一面憂心著真理子
一面拿千織的行李回到病房
卻看不到千織在病床上 他衝出去要找千織 遇到了長谷川護士

千織跑到廁所來 聽到長谷川護士的聲音

千織 妳在這裡啊 爸爸很擔心喔!

千織欲言又止 很為難的看著長谷川護士 她問是什麼事 千織轉過身
長谷川護士發現千織兩腿之間在流血

千織?!妳受傷了嗎?我看看!

長谷川發現那不是傷 應該是經血 按照千織的年紀 應該是初潮

沒事的!妳在這邊等一下喔!

在她走後 千織驚訝的看著鏡中的自己

千織躺在病床上背對著他們

長谷川準備了替換衛生棉給敬輔  

敬輔說第一次遇到這件事 根本不知道準備

可是長谷川覺得千織的反應 不像是第一次啊

她拿出真理子的胸針 希望敬輔保管 敬輔問真理子的狀況 長谷川說一定會沒事的

千織 把這些話聽在心裡

夜晚 敬輔搬了床到病房來 看到千織吃完飯 但是留下蛋皮

已經吃飽了嗎?千織點點頭
敬輔拉椅子坐在千織身邊



千織?妳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都不說話?
敬輔靠近千織 摸她的頭 

千織?!妳發生意外了!意外。明白嗎?

敬輔拉起她的手 妳瞧 這是因為意外造成的傷口 

有沒有覺得不舒服? 千織還是不發一語

敬輔沮喪的說 如果沒事就說一聲吧.....

千織露出愧疚的表情  眼睛轉了轉 決定開口了

我應該是沒事.....

 完整的  流利的  她說完了這句話!

 敬輔震驚的看著她 千織?

對不起 可是我並不是千織 她轉過身來看著敬輔 我是真理子 我是真理子啊!

 敬輔被嚇呆了

你不相信我對吧 但是我真的是岩村真理子 真的! 她拉住敬輔的手 

請你相信我!拜託你! 

這下換敬輔不發一語了 他從沒看過這麼這麼正常的千織(我也嚇到不行啊)

我嚇了一大跳 醒了過來大家都喊我千織 我本來以為是大家在惡作劇

但是氣氛又那麼凝重...... 

如月先生 可以請你帶我去看我的狀況嗎? 

敬輔低下頭 千織開始下床 ICU是吧!

她連走路都不一樣了 敬輔默默跟在身後



千織來到了ICU  看到真理子在跟生命掙扎 



我好害怕啊!現在的我可能會死啊!什麼都不知道就這樣死了還比較好啊!

千織低頭開始啜泣   敬輔走到千織的身後 

千織?  

敬輔手搭在千織的肩膀上 他發現這個少女 確實是真理子  

真理子小姐?!

隔天醫生跟長谷川小姐來幫千織看診 拉上她衣服時 敬輔想到這位是真理子 警覺的轉過身去
醫生跟長谷川護士走後 

真理子不禁說好尷尬啊
敬輔覺得是否該告訴她們 現在的千織其實是真理子的事實
真理子認為並非每個人都會相信 還是保持現狀好了

對了 可以不要叫我真理子小姐 我是你的學妹 請喊我真理子吧
敬輔先生 可以這樣叫你吧?

敬輔看著千織 這個有著真理子靈魂的千織 他點了點頭

能夠帶我出去走走嗎?她拿出髮束綁起了馬尾
 
兩人到了海邊

身體好輕啊!
可以問妳一件事情嗎?
什麼事?
如果妳現在在千織的身體裡 那....千織到底去哪了呢?
我不知道(真理子變的沮喪)
如果....千織在妳的體內....那....
這樣我絕對不願意!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往壞處想....

真理子轉換話題 開始跟敬輔說起自己的過去
她幾年前嫁給了旅館家的獨子
很認真的當一個旅館家的媳婦
自己能做到什麼程度 就努力去作 
雖然很忙碌 但是感覺很幸福

很無聊的話題嗎?
沒這回事
敬輔先生 真是個好聽眾(千織臉上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一個很真理子的微笑)

但是 她遲遲沒有懷孕的消息
夫家的人都喜歡吃蛋 而她因為懷孕的壓力 變的完全吃不下蛋
丈夫的婆婆跟奶奶要丈夫跟她離婚 
丈夫不肯 表示娶真理子進門 不是因為要讓她傳宗接代才跟她結為夫婦
奶奶說 無法生育的女人 無法管一個家
她知道丈夫的苦處 於是自己決定離家
遞上了蓋好章的離婚協議書 丈夫不停的說著 對不起 對不起

真理子跟敬輔來到了教堂 真理子用手指彈著唯一熟悉的旋律
他不斷的說著 對不起 對不起 是個好丈夫吧!

真理子繼續說著

 她到了車站的月台
 遇到了倉野醫生夫婦

醫生的妻子─和枝喊住了她

其實誰都可以 如果那時候沒人來的話
我大概就跳下去了

 敬輔不忍的聽著



和枝取下自己手上的銀鍊 套在真理子的手上 當做護身符
真理子哭著收下

而沒多久 她的父親也過世了 真理子在世上再也沒有親人
這時候陪在身邊的 是和枝女士

這些事我連未來都沒有說過(未來是長谷川護士的名字)
知道的人只有藤本所長跟倉野醫生而已

真理子大致說到這裡 敬輔貼心的關心著 感覺輕鬆多了嗎?
是的!聽眾可以解脫囉! 
但是....還有一個請求....可以聽我說嗎?
什麼事?

千織的臉上露出了害羞的神情  

一下子就好!可以搭著我的肩膀抱住我嗎?

敬輔聽到了真理子害羞的請求 他溫柔的走近

手搭上的是千織的肩膀 其實是將真理子攬入懷

千織(真理子)把頭倚靠在敬輔的懷中 淺淺笑著說 佔到便宜了呢

回到醫院 看到長谷川護士 問起真理子的病況 似乎還不是很放心

千織突然衝出去 

敬輔回到病房  看到千織站在窗前

還好嗎?

我.....還是很害怕!我不想死!但是....如果換成是千織會消失的話.....

我明白的....敬輔把手搭在千織的肩膀上 安慰著真理子 

但是真理子的情緒無法冷靜 第三天的早上 她丟著早餐 說受夠了

我就快死了!什麼都不能做!為什麼只有我要這樣面對!我受夠了!

 敬輔抱著快崩潰的真理子 

 真理子稍稍緩和了情緒 向敬輔說:對不起!

我去拿抹布過來

他拉開病房的門 發現長谷川護士在門外 

 長谷川拉他到長廊

這是怎麼一回事?千織竟會這樣說話了?(長谷川開始懷疑敬輔是否欺騙大家千織有病)
我知道了!我會好好跟妳說明的!
請你一定要這麼做!

兩人回到千織的病房 發現千織不見了
敬輔說今天早上她的情緒就很不穩定

兩人開始去找千織的下落
而敬輔在ICU找到了千織(真理子) 

真理子?!
別過來!再走一步過來我就關掉機器!
真理子!
我已經受夠了!我要怎麼對待自己是我的自由吧!
可是!
我說了別過來!我在內心深處想過要這樣活下去,千織的身體可以生孩子,可以生孩子啊!
真理子,拜託妳,別這樣!

醫生跟長谷川護士也感了過來 看到了千織正在準備關掉真理子的維生系統
千織哭喊著要大家出去

敬輔趁現在衝上前去抱住千織的身體 
而千織突然在這個時候暈了過去
敬輔不停喊著真理子的名字 

敬輔知道再也瞞不住 準備告訴醫生跟長谷川護士真相
為什麼對著千織喊真理子呢?

敬輔問著倉野醫生 即使跟肉體分開了 靈魂還能夠存在嗎?
倉野醫生回答是不可能的
但是千織的身體裡 有著真理子的靈魂 
倉野醫生問敬輔 你相信這樣的事嗎? 
您不相信的話我也明白
你說謊!長谷川護士激動的說 你讓千織扮演有鋼琴天份卻腦部障礙的少女
眼看這謊言就要被拆穿了 又扯出她是真理子這樣的謊言

倉野醫生想阻止長谷川說下去 但是長谷川要求要自己講

你知道真理子有多期盼你們來嗎?
當然也有一部分是因為可以見到初戀情人,但也是因為千織的琴聲可以鼓勵這裡的人們!
如今你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你不覺得是背叛了真理子嗎?
還是,你因為恨千織害你失去了手指才這麼做?

長谷川因為太擔心 所以說出了重話 因此痛哭了起來

我說的都是事實 她甚至對我說了真理子才知道的過去

倉野醫生要敬輔陪他去一個地方

他們來到了和枝的病房

兩年前她發生車禍 變成了植物人 兩年來一直沒有醒過
但是 倉野醫生一直沒有放棄希望 
真理子把當時被贈送的手鍊再度掛回和枝的手上

有時候 觸摸和枝的身體 握住了她的手 
有種她會回握自己的感覺

那是指她的靈魂嗎?

倉野醫生說自己是個科學家 不能這樣結論
也不知道是否有神的存在
但是.....有時候.....偶爾會有像奇蹟的事情發生



倉野醫生告訴敬輔   你就儘管相信吧! 你如果盡全力相信 她就會滿足了
「相信」是人類的大腦裡 很偉大的力量之一

 敬輔面對這些事情 這幾天處在無力感與驚訝中

來到了第三個晚上 敬輔陪在千織(真理子)的病床旁睡著
千織的手緩緩的靠近敬輔 拉醒了他

千織?(以為千織回來了,敬輔露出微笑)
我還是真理子。(真理子把手縮回棉被裡 很不好意思的宣布答案)
對不起,我做了很過分的事。
妳....應該也明白的吧,關掉機器....對生命也不會有任何影響....
但是我有想過,就這樣活下去,她消失也無妨

敬輔看了看千織(真理子) 接著對她說了

妳覺得....我有多麼憎恨千織?
長谷川小姐也說了  我應該恨著害我失去手指的千織才是
真理子代替千織搖搖頭 你是拯救了千織的英雄

我....一點都不想當英雄....我只想當個鋼琴家就可以了!

敬輔哽咽的說出了真心話

千織(真理子)心疼的看著敬輔 伸出手去碰敬輔的手臂   

敬輔握住了她的手 繼續說著

可是....我....我也是有想過要為千織盡力去做些什麼.....這份心意是真的!

憎恨的感情,連自己都不能原諒的心情,老實說有時是存在的,我也是跟妳一樣的。

謝謝你。千織(真理子)的眼睛泛著淚。

第四天早上  醫院擠滿了很多療養中心的病人   他們聽到了真理子的事

帶著千紙鶴要來探望真理子

真理子看到大家這麼關心她   難過的走出醫院痛哭  敬輔隨即追了出去

沒事吧?

我....我.... (真理子的眼淚停不下來)

什麼都不要說沒關係的....  (敬輔抱著千織....安慰著真理子)

長谷川護士也追了出來   看到了痛哭的千織(真理子)

你知道我們的老地方嗎?

千織(真理子)點點頭 

那我們就約在那裡  我帶早餐過去

此刻一台休旅車駛進了醫院   一名男子自稱是後藤  問真理子的病房在哪裡

長谷川帶他進去 

敬輔問真理子他莫非就是?  真理子點頭  我的前夫

妳不去跟他說點什麼嗎  

看到他人就夠了

休旅車下來了一名女子  抱著一個嬰孩   真理子看著孩子   說好可愛呀

女子親切的告訴真理子孩子的名字  真理子問可不可以抱抱

 

女子也讓真理子抱著小孩 真理子羨慕的抱著

後來  真理子跟敬輔來到了海邊    真理子說前夫現在後繼有人了  太好了!  真羨慕!

 妳也有很多的家人不是嗎?

說的也是啊!只是我沒有發現,我的願望都實現了!

我現在很感謝千織   給我這幾天的時間   真的很感謝

敬輔先生   今天對我來說  是最後一天了!  睡夢中有人告訴我的。

確定了嗎?

嗯....不過我已經不再害怕了,只不過....有點想再聽到敬輔先生的琴聲....

敬輔看了看教堂.....

真理子的前夫看著昏迷的真理子  醫生將妻子的手鍊交給了她的前夫
要他繫在真理子的手上
後藤先生    向真理子說對不起  



千織(真理子)跟敬輔在大石頭上等長谷川護士的到來

長谷川護士說帶來了有夾很多蛋的三明治
明知道我不吃蛋還故意這樣?
真的是真理子嗎?我可以相信嗎?
在敬輔先生面前 說出妳屁股上有幾顆痣可以嗎?

長谷川衝上前抱住了千織 真理子!
討厭!未來妳怎麼先哭了!應該是我先吧!妳好壞唷!(未來是長谷川護士的名字)
肚子餓了耶!妳真的都只帶有蛋的來啊!
我帶了很多種!
真理子開心的吃著!
長谷川護士忍住難過 我有好多想說的話 但是突然間都說不出來



不說沒關係啊 我現在想起了小時候的事情
爸媽做著三明治 帶我去動物園
現在就是這個感覺 最後能有這種感覺真好

長谷川問真理子什麼最後 妳一定會沒事的吧?



真理子忍住難過 對不起未來! 我大概撐不過今天了!

怎麼會這樣?那千織怎麼辦?

我在那時候馬上死去一點也不奇怪 真多虧了千織 
是千織為了給了我這幾天的時間
拼命的在支撐著我的身體  但是我想跟她說已經足夠了
不過 多虧如此我感覺得救了 我真的覺得這樣太好了

未來 聽我的請求好嗎
可不可以花些時間嘴巴囉唆點
告訴藤本所長 文書資料要收好
告訴醫生要多休息 不然身體會垮的
告訴萩原要好好考慮未來的事  啊  妳來說不行吧

妳真傻!長谷川傷心哭著  

真理子也哭著



又過了一會兒 敬輔背著睡著的千織 正走回醫院 
真理子醒來發現 發現自己睡著了 在敬輔的背上
敬輔問她要下來自己走嗎?
真理子說想再這樣一會兒

敬輔先生
嗯?
如果我再有多一點時間的話...........沒什麼....什麼事都沒有....對不起....

最後一晚即將到來



真理子請長谷川小姐 今晚陪在她的身體旁邊 身邊什麼人都沒有就這樣讓心臟停止好淒涼
其他的還有什麼嗎?儘管說。

長谷川帶著千織一一去跟療養中心的人致意

真理子一一的去看著每個人的身影



擁抱了藤本所長
看著在廚房認真工作的萩原
有點擔心療養院的老夫妻 不過身邊也有護士一旁照料了
看著長谷川的父親 行動不便的手打電腦在復健

黃昏 敬輔看著真理子的胸針 在教堂似乎有所決定

真理子最後來到了和枝女士的病床旁 向她說了聲謝謝妳 再度讓她戴上了那條手鍊
真的 很謝謝妳!
她握住了和枝的手 哽咽喊了聲 媽媽 

真理子讓千織穿上了演奏會穿的衣服 別上了胸針
來到了教堂 點亮了教堂的蠟燭

我想要好好的謝謝你跟千織
千織給了我這幾天的時間 而你在我身邊安慰著我 真的很感謝你們
我什麼都沒能為妳做
別再這樣否定你的價值好嗎?這好像變成你的習慣了吧?
但是 我也一樣 不過我及時發現了 自己的價值
我如果到了那邊 能夠挺起胸膛的告訴我的父母 很謝謝你們生下我 所以我再也不害怕了!
已經沒有想做的事了嗎?
不是這樣的,還有眷戀的事情有一堆呢!最想的就是能夠聽到你彈琴,還有就是不得不跟你分開的事。

我還是.....很喜歡你!

真理子坐在鋼琴前  說自己做了個夢   明明不會彈琴還坐在這裡  而你在身邊微笑著  還親吻了我



敬輔很心疼 走近真理子身邊 俯身吻上了真理子

燈塔的燈光閃過了教堂 真理子拉敬輔坐在鋼琴前 希望他為了自己 為了千織彈琴

你們來的第一個晚上 千織說過 想當敬爸爸的手 可以的話 想要當你的手

 敬輔面對琴鍵 還有些猶豫

不需要擔心 千織就在你的心裡 



敬輔脫下了手套 僵硬的無名指突然可以自由活動 敬輔輕輕說著 謝謝妳 千織!

敬輔開始彈起了貝多芬的「月光」

這一晚 每個人都感覺到微妙的不同

長谷川的父親 在復健的手突然靈活的打出字來 寫著:真理子 謝謝妳!
萩原在廚房整理 感覺到溫暖的琴聲
醫生在妻子的病房裡整理資料 也聽到了美麗的音樂
真理子的前夫 後藤先生跟他的妻子 在這樣的夜晚心心相依

在教堂裡 真理子感動的看著敬輔彈著琴

在ICU裡 長谷川聽到了敬輔的琴聲 她摺著紙鶴 陪在真理子的身邊
昏迷狀態的真理子 落下了眼淚

千織帶給敬輔彈奏的力量 讓他彈完了整首

謝謝你!太好了!能夠在最後聽到你的琴聲!
真理子。
我要走了!雖然有點早,但是已經夠了!

妳真的要走了嗎?
我所有願望,你都已經知道了,但是只有一個,是要告訴千織的,請你幫我跟她說,能夠遇到妳真好!
謝謝你!敬輔先生!

真理子緩緩的走向教堂門口 敬輔在她身後喊著她的名字
門口出現了一道光亮 環抱了真理子的身影



在ICU的真理子  在長谷川的目送下 心臟終於停止
長谷川握住真理子的手 一直一直沒有放開

清晨 敬輔從教堂醒來
看到趴在鋼琴上睡著的千織
他過去喊真理子的名字

醒來的她 對著敬輔說著 爸.....爸?

千織?
千織的錯!千織的錯!爸爸.....失去了手指!姐姐....死掉了!千織的錯!千織的錯!
千織抱著敬輔哭泣
敬輔抱著千織 摸著千織的頭髮說著
我跟真理子 從來沒有為了保護妳而感到後悔過
所以....敬輔擦去千織的眼淚....撥好她有些凌亂的長髮....所以....妳別再哭了
很難懂嗎?
千織搖搖頭
歡迎回來
嗯....我回來了!
敬輔終於笑了出來  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 (千織笑的燦爛)

他開心的把千織抱在懷裡 他的千織終於回來了!

千織在敬輔懷裡笑笑說著 
千織....喜歡爸爸....但是....有一點....怪....不一樣
嗯?
不知道....奇怪的感覺....(千織害羞不敢看敬輔的臉)
這樣嗎?(敬輔淺笑著)

敬爸爸.....
嗯?
千織....會更努力....敬爸爸....教我....
千織.....已經不需要了.....以後....妳只要為了自己而彈....這樣就可以了!
爸爸....也會為了自己彈的!

爸爸已經不需要千織了嗎?
傻瓜!怎麼會有這種事?

一起嗎?
嗯!一直都一起!

千織笑開了   那個!彈琴好嗎?小狗華爾滋的那個人.....
妳知道嗎?

蕭....邦....
嗯......蕭邦的什麼曲子?

離.....別....
離別曲嗎?

千織笑笑拉敬輔坐下  敬輔雙手放在琴鍵上   

千織的左手貼在敬輔的左手上   準備好要當敬輔的左手

敬輔把左手放下 兩人開始合奏蕭邦的離別曲

合契的像是一個人所彈的一樣    

敬輔左手摸著千織的頭 很高興千織回到了自己的身邊

這天  教堂舉行真理子的葬禮  眾人往教堂移動  

如今的敬輔 再牽著千織的手 也不再帶著手套隱藏了

倉野醫生照往例幫妻子移動身體 妻子的手指開始動了
她悠悠轉醒 看著老公 開口說著 親愛的 謝謝你!

 醫生激動落淚 

在他的身上   也發生了奇蹟

千織一手拿著娃娃 一手讓敬輔牽著 突然她將兔子交給敬輔 空出了手



牽上的是真理子 三人走進了教堂

教堂的門上鑲著彩色的玻璃 玻璃上是一個帶著草帽的小女孩 
右下角印著兩行英文字

寫著:For Chiori from Papa & Mama

全劇終 

附註:
本文圖片來自
香港yahoo電影四日之奇蹟提供的劇照
http://hk.movies.yahoo.com/051113/28/1iof2.html
日本四日間奇蹟官網 預告片截圖
http://4kiseki.biglobe.ne.jp/photo.html
請注意 劇照與電影實際內容有些許出入



創作者介紹

偉士牌的電視筆記

wis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