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木聰在高雄電影節還有一場導演座談會


地點來到了高雄的電影圖書館


大會邀請了台灣影評人塗翔文跟三木聰進行對談







◎三木聰入行的經過


首先問起他接觸影視圈前有沒有做過其他的工作?


三木聰說一開始就算進這個圈子了,原來是陪朋友去媒體製作公司面試,但是朋友沒有上,他卻上了。


觀察力很強的導演提到人生像天氣一樣變化無常,本來他是想拍一個類似這種題材的片子,但是他卻先拍了《轉轉》,還舉了一個例子:本來很喜歡一個女孩子,但是喜歡跟不喜歡往往就在一瞬間,本來感覺這個女生做什麼行為都是可愛的,但是一路觀察發現她走路踩到大便的話,瞬間那喜歡的感覺就會灰飛煙滅


◎為什麼這麼喜歡做喜劇?


導演提到一開始是做綜藝節目,到現在才開始拍電影,另外也提到了三谷幸喜跟宮藤官九郎這兩位都是做喜劇的能才。其實電影公司不常花成本支持喜劇片,這是日本的現狀,聽三木聰這樣說其實還蠻驚訝的,另外他經常提到日本觀眾性格嚴肅,電影太搞笑他們反而還會生氣,所以看到台灣觀眾面對搞笑的劇情反應這麼直率,相當開心。


其實這點wispa去日本看電影的時候也有發現,日本人看電影好像有那麼點"安靜",反應不是那麼大的,當然好處就是不會吵到別人的觀影心情,但如果拍戲的導演在影廳裡,就會覺得"奇怪大家怎麼都沒有反應?"的失落感吧。


另外三木聰輕描淡寫說自己一開始是做綜藝節目的,那個綜藝節目就是富士電視台創下高收視的知識綜藝《冷知識之泉》唷!這個節目蒐集全國各地的冷僻知識(不只蒐集還會幫觀眾製造XD),讓人覺得爆笑又覺得得到小小常識,主持人是塔摩利、高橋克實、八嶋智人。


◎導演對脫力系的看法?


接著被問到導演被日本人封為脫力系導演,因為台灣這邊不是很了解"脫力"這種形容詞算好還是算壞,問起他本人喜不喜歡這個封號。


導演說被封為脫力系是因為拍了電影《烏龜意外游泳快速》,這種意味不明的搞笑被視為脫力(簡單說就是片中的笑點都是冷冷沒有理由的搞笑,連觀眾笑起來的反應都可以很輕鬆),日本人的特徵就是什麼事情都很愛分門別類,所以就形容他是"脫力系"導演,像他這種獨立製片的電影工作者,被冠上這樣的形容詞,提高了認知度也不錯,所以自己也感覺到很榮幸。


不過像他在拍電視劇《時效警察》的時候,他覺得台詞都超長,演員們賣力詮釋也很辛苦,這麼"花力氣"的電視劇怎麼還被形容"脫力"?他反而開始納悶了。所以他開始覺得"脫力"這兩個字繼續掛在他身上不曉得適不適合。


他舉例日本的電影大概都是2小時左右的長度,寫成劇本大約是100頁,但是他的劇本有寫到200頁的那種,然後要在2小時內把這200頁的台詞消化完,這樣還叫做"脫力"嗎?或許一開始真的蠻"脫力",最近覺得似乎該從這兩個字畢業了


總之,他還是蠻高興被這樣形容就是了。


可見身在台灣的我們,也不用太把日本人的各種形容詞記得太牢,好像日本人這樣說我們就一定要這樣想,反而箍住了自己對日本作品、或是導演、藝人最直接的想法,連導演本人都會開始自省適不適合"脫力"了,這讓人感覺到他是一個不斷想求進步的導演,雖說稱號有助於觀眾對他的認識(宣傳有利),但是他想做的或許不是一輩子"脫力"。身為觀眾也不用一直拿"脫力"二字去期盼他的作品。



◎一字一句每個動作都按照腳本來


對談中提到導演的作品,其實從台詞到動作都是按照劇本設計,看起來像是即興,但其實都是劇本早就規劃好的。導演也證實所有的畫面都是腳本當初就設定。如果還要邊拍邊想怎麼做就太難了。


拍《時效警察》時,男主角小田切讓會提供他大量的想法,所以他覺得跟這樣的演員合作很好,兩人激盪出很多笑點。不過正式開拍所有的台詞就都是按照腳本走了!三谷幸喜跟宮藤官九郎也是這樣。


如果讓觀眾看起來感覺這畫面像是即興演出,也是演員的成功之處,所以被這樣以為也很幸福。


◎改編原作的經驗?


這算是整場座談會他最侃侃而談的問題。因為高雄電影節播放的電影作品有些是改編原作的,且改的非常有趣,問起他改編原作品的準則。


三木聰的答案可是很驚人的。


他首先說要向原作者道歉,因為他一定會改很多,但是會保留原作精神,以《轉轉》為例,原作是大學生陪伴殺妻的男人前去自首的故事,但是絕對沒有什麼倒著走會變年輕、也沒有吃咖哩飯的橋段,原作者當初以嫁女兒的心情把作品交給他,不過他似乎不是什麼好丈夫,所以拍完上映後,覺得最好不要再跟原作者見面好了。不過觀眾反應也不錯,希望原作者不要把他當作很壞的丈夫就是。


原作跟改編電影本來就是不同的,他舉了另外一部電影《博士與熱愛的算式》,電影內容其實只有用上原作一行字,但還是一部非常好看的電影。


至於跟原作者溝通改編的事宜,通常是製片人的責任,不過他本人都會去找作者,跟他說要改成什麼樣子,根據他的經驗,這些原作者都很善良,沒有人在他面前生氣過


改編原作就只有兩條路,一個就是改的完全不像,一個就是拍出忠誠度極高的作品,三木聰很果斷的表示自己絕對是會大改的那種,這也可以看出他是一個樂於挑戰原作的人,不會受制於原作已經給大眾一個既定的第一印象,既然是改編就要改!還要改的別具風味!

近幾年算是原作意識抬頭的時代,在原作迷非常捍衛作品的概念下,如果有導演用這種挑戰的態度去拍改編電影,也會是很大的碰撞。最近日劇《流星之絆》由名編劇宮藤官九郎改編東野圭吾的推理名作,看來也是激盪出了不小的火花。


◎獨立製片的辛勞


三木聰其實是獨立製片,也就是說背後沒有像東寶、東映這樣的電影財團作為後盾的。獨立製片的辛勞,拍《轉轉》時很多外景拍攝都是事先沒有申請,偷偷去拍然後偷偷跑掉的。他舉例說高雄電影節有一個48小時的拍片計畫,他形容自己就是每天像那個計畫一樣緊湊忙碌。


他又舉了一個例子,有一次一個不認識的美術指導,遇到他們在籌拍準備,然後就說,你們是三木組的喔?!太累了太慘了。可見辛勞的名聲遠播。但是他覺得所謂的旅程,那種曾經迷過路的,途中發生意外的那種,反而比一路順暢的還要讓人印象深刻。


他緊湊的拍攝行程,讓觀眾好奇他要製作電影各個環節到什麼程度,因為座談會後隔天他回日本還要進錄音室製作電影音樂。三木聰說他是擔任音樂監製,有一個從小劇場開始一直合作的音樂團隊,回去後就是要跟他們一起製作電影的音效跟配樂等。大家都很懂得在有限的資源做出很好的東西,這些人是他珍貴的財產。


他說的音樂合作夥伴就是坂口修,三木聰的作品幾乎都是坂口修的配樂。他倆也有共同製作時效警察的電視原聲帶。


如果有機會要在高雄拍電影的話,請不要來應徵工作人員(因為會很操XD)




◎導演的新作


最後問起了導演即將要問世的新作。是由麻生久美子跟加瀨亮主演的電影,描述一個慘淡的出版社女職員,轉行去賣骨董轉而振作起來的故事,片名叫做《速食泥沼》。導演本人形容這是三木出品,史上最耗物力、耗時耗資的大作。將在2009年5、6月間在日本上映。


呃..........他其實有形容這個片名的由來.............。


他說泥土加了水,就是泥沼,速食泥沼就是土...............?


全場愣住.......XDDDDD


因為不知道意義所在就又冷到讓人笑了......


溫文儒雅的加瀨亮還會頂著龐克頭造型,大家都很期待這個新作。



◎台日合作的可能性?


這天不少人問他如果要出國拍電影,高雄會讓他想拍什麼片,他的答案還是那種海港推理喜劇片。他感覺高雄是一個包容性很大的都市,東京拍怪怪的東西不容易,反而要去川崎、橫濱這樣的地方才可以找到適合的感覺。


◎挑演員有獨到眼光耶!


這題是我問的XD


因為他接連捧出了麻生久美子、吉高由里子,上野樹里也有演過他的作品,想問他怎麼去挑選女演員。


他說挑演員要注意她們的表演態度,不要脫離喜劇框架,還要表現出我很想演、我能演的企圖心。


像《烏龜意外游泳迅速》的女主角上野樹里,就是從250人的試鏡中選出來的(樹里也太爭氣了吧XD);麻生久美子他一開始也不是很了解,是小田切讓跟他討論女主角人選,小田切讓親自推薦,他就想說找來試鏡(小田切讓眼力很讚)


如果有人想朝演藝圈發展,參加不少試鏡的話,請把導演的話牢記。不要因為急於表現自己就演過頭了,喜劇有他的步調,如果演得太刻意,就失去了令人發笑的感覺。


話說......上野樹里廣被流傳為試鏡女王,所有電影角色都是試鏡贏來,果真是名不虛傳啊。


不只挑選女演員這點很有獨到眼光,一些實力派演員例如三浦友和、小泉今日子也都有不同以往的搞笑演出。


導演說自己會根據這些演員本身的銀幕形象去設計角色,這些很有名望的演員,也有興趣嚐試新角色,資深演員平常也是會做無聊的事,他反而利用這點來運用到故事中,果然很有效果。


其實演過《轉轉》之後,不難看出三浦友和接戲的幅度變的更大,以往都是演正經八百的長者,現在被發現搞笑也有獨到的魅力後,現在已經用這種形象在演出TBS的秋季新劇《流星之絆》。


◎不只劇情連畫面也有安排很多惡搞


看三木聰的作品,眼睛都會很忙,因為不只注意演員演技跟對白,其實連畫面都有很多設計。


例如走在神社裡,兩旁的旗幟寫的都是詛咒的話,走在酒吧小巷裡,那些小招牌都是被惡搞過的店名。


問了導演後才知道這是導演找來很強的美術團隊,在日本是非常有名的,跟他們合作出很多精采的作品。


導演覺得既然有畫面,就會在上面做點東西。(所以有神社有旗子,就不會讓旗子只是在旁邊飄而已。)


片中出現很多印象深刻的小道具,是因為導演覺得從擺設可以看出角色的個性。(所以他也會在這小小地方花心思)


◎家人的支持


成家立業的三木聰,獨立製片這麼辛苦,家人有沒有給予支持呢?


導演舉了例,其實在電影《轉轉》片中吉高由里子在洗澡時唱的怪怪歌曲,就是他女兒在唱的。


可見他們這一家都挺有趣的嘛..........。

以下這幾句是導演說的話,很中聽!


總之,就是先拍再說!


導演深信,再無聊的東西,全世界至少會有七個人笑。


至於為什麼是七個人,他也不知道XD。


但是這樣子做才不會後悔。


在他的經驗裡,他覺得大家會笑的梗,跟大家看了應該不會笑的梗,後者引人發笑而成功的例子比較多。

是個樂於嘗試,勇於挑戰,自認全世界至少存在七個粉絲的導演啊!
(敬佩)


◎以後想不想拍一個大成本大製作的大片?


最後問了都在獨立製作的導演,哪天有機會會不會想拍大成本的片子?


導演說他要看世界經濟的現狀來決定(因為現在不景氣,市場萎縮)


預算便多相對犧牲變少,會有錢做音樂,場面也比較大。


但是有預算也會帶來很多限制,如此看來,現在雖然沒預算,但是他卻拍的很自由。


像拍攝《時效警察》,朝日電視台給了一個深夜時段+小田切讓主演的條件,因為光是這樣就很有賣點了,所以他跟其他的導演都拍的很自由(觀眾都知道他們玩的很開心)


所以他還沒有那種拍大片的想法。


不過如果有一天,製作公司經濟拮据了,跟他說"三木先生啊!去拍個會賺錢的片子吧!"那他才會開始籌劃。


看來現在的製作公司還很耐燒錢,所以三木聰現在是個自由忙碌的電影人。



以上就是電影座談本人紀錄的內容。


高雄電影節的網誌也有當天的完整紀錄


http://blog.roodo.com/kff2008/archives/7480819.html



再次感謝三位雄女校友陪同前往,我才不會孤單啊,揪感心啊!!感恩!!!


最後的最後,也要感謝高雄電影節!



創作者介紹

偉士牌的電視筆記

wis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