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d.jpg

野島伸司是九零年代日劇腳本家的代表人物之一。

他一向被我個人暱稱為日本版的瓊瑤....。

野島伸司的台詞都像是一首首敘情詩(跟瓊瑤一樣),人物的感性度也異於其他日劇(跟瓊瑤一樣)。

他也喜歡筆下的角色跟社會既定的倫常拼搏(跟瓊瑤一樣)。

時間久了,野島伸司的風格終究也成為了一種老梗(還是....跟瓊瑤一樣XD)。

他很早就被封為日劇Maker,此等美稱即明示了,他是一個擅長製造新劇情的人,而不是走在別人的腳步後面。

日劇=野島伸司,這麼形容過度美化他的地位輕重,但我只是想強調,如果要列舉幾個經典大作,你很難不想到他寫的日劇。

儘管到現在,觀眾或許抓到了他劇情的公式,但就算您狂妄地覺得他已經走老梗的路線,也不得不常常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害怕他隨時隨地會將自己的劇情走入"崩盤"的境地。

2010年,野島伸司與富士電視台合作推出了新作《GOLD》,描述一個以奧運金牌為目標的家庭,為了運動界中最頂級的殊榮,賭上全家人命運的故事。

※GOLD=早乙女家族的宿命

《GOLD》描述早乙女家族,由一對兄妹繼承了家族的使命,哥哥是即將代表日本出征奧運的游泳國手,但是他卻在出賽前車禍過世,留給家人無盡的痛擊與遺憾。

妹妹早乙女悠里(天海祐希飾演)一肩扛下了家族對奧運奪牌的使命,她成為日本社會上舉足輕重的企業家,儘管被外界認為是"日理萬機"的社長,她的孩子在自己親自細心栽培下,個個成為具有奪牌希望的運動選手。

這些出生含著金湯匙,在母親教育下成長的優良孩子,被美稱為B-Child(Beautiful Child),而相較下,選擇寵溺孩子,自許為與孩子同一國的父母,導致孩子在成長後對父母沒有長輩應有的畏懼跟敬重,影響了人格,甚至無法成為社會棟樑者,被稱為P-Child(Poorl Child)。

悠里自豪地暢談她的教育論,在大眾媒體前分享自身的成功,跟提出反論的學者、家長們論戰。

但在光鮮亮麗的表面背後,悠里其實背負著一個悲劇式的宿命。

悠里嫁給了一個曾獲得金牌的田徑選手,儘管遭受到他感情上的背叛,為了不讓孩子沒有父親,她金援比自己懦弱的丈夫,保留給孩子另外一個紓解壓力的出口。

她的兄長曾經許她一個不要受到任何壓力的將來,但是隨著兄長的離世,悠里背負著更多的責任。

悠里很愛、思念自己的哥哥早乙女修一,為了延續修一的榮光,她三個孩子從小就各自被賦予奧運奪金的任務,孩子們敬愛母親,也承繼了家族的命運。

大兒子洸主攻游泳,卻始終有成績無法提升的隱憂;二兒子廉是田徑奇才,但卻罹患了心臟病;女兒小晶是跳水選手,其實是最有自信的一個,但感情事卻影響了她奪牌的意志。

這些表面設定,加上好多個"但是",以及幾個"竟然",讓故事充滿了許多不確定性。當然這也是野島伸司劇情起伏性特別大的緣故。


※超級跳邏輯的劇本

一個劇本的好壞,通常勝敗取決於劇情的邏輯性。那麼野島伸司是不是跳脫了所謂的"邏輯定優劣"的歸納法呢?

畢竟,野島伸司的劇本實在是超級跳邏輯的....(笑)。

以11集的劇本來說,野島伸司很輕易的就讓主角一開始的設定,漸漸的在往後的集數開始顛覆,甚至劇情演到一半,觀眾看到的,都不是當初既定的劇情大綱了。

以《GOLD》來說,她絲毫不輸人的,每個角色設定到後來都有巨大的逆轉。

首先顛覆的自然是奪金潛力最佳的二兒子廉,他是田徑與游泳的奇才,但也是最早必須從奪金任務出局的孩子,他的心臟病令他不得不放棄競爭,又因為不能讓母親傷心,故意做一個忤逆的孩子而離家出走。

接著是自信美麗的女兒小晶,她愛上了教練丈治(反町隆史飾),丈治愛的是悠里,小晶得不到丈治的回應,叛逆式愛上了攝影師。

看似不可靠的攝影師,卻展現了意外的穩重,但就在令人想投以信任時,他卻驚人的宣布自己的來歷,足以抹滅這段真摯的愛情!

最給人體貼與安定感的長子洸,一直當著母親悠里最好的傾訴對象,卻在別人輕易的言語挑撥下,勾起他對比賽的畏懼。

被譽為B-Child的孩子們,幾集下來全變成了D-Child(Dangerous Child),危險的孩子,儘管在嚴厲慈愛的教育下成長,走在人生的鋼索上,一個不留意,還是陷入墮落的危機。

這些失控的事件不斷衝擊著悠里的教育觀,她一一尋找方式排解,但面對最大的難題時,也不得不使上最後的殺手鐧。

就算一開始是個無人能敵的自信家,到中後期,野島伸司筆下的主角一定會流露出懦弱、無助的一面,《GOLD》的女主角悠里也面臨了這樣的挑戰。

像是希臘悲劇神話伊底帕斯王般,野島伸司似乎很愛這種巨大起伏性的逆轉劇情,並且不管觀眾有沒有發現,他還是試圖埋設了悲劇在故事中,儘管那不是代表結局。

就是那種無法抵抗的悲劇暗示,令觀眾擔心他下筆的狠心,要令角色徹底的崩壞,似乎就在一筆瞬間。

只要觀眾內心不安了,就像是中了他的計謀似的,結局已經很多年不再那麼殘酷,但就是留下了一種後遺症,角色能平安無事的活到最後一秒,觀眾還會無法相信,留下"這是真的嗎?"、"就這樣嗎"的疑問句。

不過還是覺得,最後平安無事最好吧.....野島伸司就這樣輕而易舉玩弄觀眾的心,長達三個月餘(笑)。


※野島伸司的洗腦式台詞

intromain.jpg

假角色台詞行說教之實,這正是野島伸司的特色,不過時移世易,當初是特色,現在卻成了大缺點。

觀眾會在野島伸司的故事中看到很多對立的論點交鋒,且這次因為請到了天海祐希擔任女主角,她剛強不輸男性、說服力強的氣質,更加適合詮釋這種需要"長篇大論"女主角。

野島伸司針對完美的早乙女悠里,設計了一位平凡的新人秘書新倉Rika(長澤雅美),兩個角色像是相聲一樣,一個是吐槽的,一個是被吐槽的,透過一強一弱的對話,觀眾會發現,一個很普遍的說法竟是如此容易被推翻,論點換個角度竟然改變了全貌。

幾乎每集都有一個相當自我中心、令人詫異的觀念出現。當然最頻繁的是教育的理念。《GOLD》讚揚了嚴格管教的斯巴達教育,大大要求檢討寬容教育(日文 / ゆとり教育),質疑所謂與孩子同一立場,零體罰的教育觀念,這同時也是時下較為主流的教育觀。

早乙女悠里甚至鼓勵女性出門不必帶錢包,因為讓男人太疏於"幫人付帳",會怠忽掙錢,讓國家的經濟積極起來,就是要讓這些男人產生賺錢的積極個性。當然這種論點太大男人主義,想必電視機前一群女性都不能認同。

她口中的朋友論,會讓觀眾覺得,或許這一生根本就沒有交過真正的朋友。

她在受刑人面前嚴厲斥責的演說,在受害者家屬的立場來說,無疑也是一種宣洩的論點。

當初觀賞野島伸司作品時,欣賞過他透過角色闡述一些觀念的作法,過去我們形容那是一種哲學式的表達方式,現在,這些被形容是過度的說教。

確實他的說教式台詞也越來越明顯,以前劇情性大於社會批判,而現在,他選擇強調社會批判大於劇情。或許也跟野島伸司年紀漸長有關,年輕時重視寫劇情片,現已進入不惑之年,飽嘗過高收視靈藥、低收視毒藥等不同評價,社會輿論或許成為他寫作的壓力,但他比新手編劇更堅持走他想走的路,甚至變本加厲。

野島伸司似乎也透過劇本在與批評他的惡言抗戰。現在的觀眾很輕易透過網路,隱遁身分大肆批評電視劇,視爛劇於糞土,而他的作品近年也經常成為批評的目標。而他同時身為創作者,有時候也會透過一些台詞,去回敬這些隱遁批評的人。

在野島伸司的劇情裡,主角永遠是激起群情眾怒的、批判社會既定意識的,孤獨的發言者。

他(她)們批評社會、罵不長進的國家,罵的頭頭是道,有時候就像是洗腦般的演說,想要說服人相信這一套真的是有可行的,但觀眾又覺得這樣想太過理想主義。

甚至有日本觀眾懷疑野島伸司是不是想進入政壇,才會在劇本裡透過主角去大肆表達對國家的建言。

儘管他是曾數度寫過引起全社會轟動電視劇的名編劇,但觀眾在幾年的金融危機、環境警訊的威脅下領悟到一個現實:

這個社會,不會因為一部電視劇闡述的觀念就輕易改變,儘管她造成話題性,但是全民的意識並不是那麼容易被左右,現實不易被改變,於是過多理想的"說教"開始令人感到厭倦,觀眾開始沒有對電視劇產生共識,離野島伸司也就越來越遙遠,構成了近年來他的作品收視率都無法像往日般衝高。


※還有誰離開野島伸司?

如果說低收視率等於觀眾離開了誰,那麼還有一種更具殺傷力的,就是編劇也在自我收手的狀態。

九零年代幾位寫出亮眼成績的日本名編劇,例如野島伸司、北川悅吏子等,都面臨了一種觀眾漸漸對他們失望的低潮期。

或許是早期日劇充滿許多新意,當年的神來之筆,今時今日卻只能讓觀眾看到他們走的始終是老路?

《GOLD》的劇情至少持平了野島伸司的功力,惟獨可惜的是他的完結篇不再如以往收尾有力。過去野島伸司在電視劇集的表現手法就是"前面光鮮亮麗,中段顛覆,尾盤逆轉漂亮結局",即便之前劇情被他不斷搬弄到體無完膚的境地,完結篇一定可以有個完滿的交代。

不過《GOLD》卻收的稍遜,家庭的羈絆在最後如預期的成為最大的重點,蓮見丈治的角色設計可惜在頭重腳輕,如果反町隆史以此角色當作重新返回小銀幕的力作,很明顯也發揮有限。

低收視率或許略傷到了天海祐希收視率女王的美譽,但她稱職的演技,劇中數場長篇精采的演說,以一擋百的氣勢,還是證明了她的演技。

野島伸司品牌至今還是有其魅力,日本演員在成功過程中,有參演過他筆下的角色,都是一場紀念性的洗禮。

身為忠實觀眾,我還是需要野島伸司的風格,畢竟,要找一個這麼會把八股的說教串連成一部驚奇電視劇的編劇,除了他以外,很少有第二個人了。

一時的低潮,或許帶來的是下一次的成功,今次,我還是相信這個品牌的效力。





GOLD 基本資料

播映電視台:富士電視台

時段:2010年夏季木十(每週四晚間十點)

腳本:野島伸司(全劇撰寫)

導演:河毛俊作、加藤裕將、石井祐介

製作人:東康之

配樂:千住明、池賴廣

演員:天海祐希、反町隆史、長澤雅美、水上劍星、松坂桃李、矢野聖人、武井咲、寺島進等人。

全劇收視率:12.3%_11.5%_10.1%_9.6%_8.6%_7.2%_7.0%_7.2%_8.4%_7.0%_8.7(終)

平均收視率:8.87%

附註:《GOLD》是野島伸司歷年作品收視再寫下新低紀錄,最低來到了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ispa 的頭像
wispa

偉士牌的電視筆記

wi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